实验室有重大好消息 分离到三株新型冠状病毒毒

实验室有重大好消息 分离到三株新型冠状病毒毒

时间:2020-02-14 18: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重大进展!浙江疾控从患者痰液中成功分离出新冠病毒毒株

摘要 【实验室有重大好消息 分离到三株新型冠状病毒毒株】分离到的毒株滴度高,浙江目前已着手开展毒株基因测序工作,研究结果为即将开展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筛选以及快速检测试剂的研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都市快报)

  1月22日,浙江省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成为首批获得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分离培养资质的实验室。

  两天后的1月24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团队在全国率先从确诊患者的痰液中成功分离到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分离到的毒株滴度高,浙江目前已着手开展毒株基因测序工作,研究结果为即将开展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筛选以及快速检测试剂的研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新型冠状病毒毒株的成功分离,对当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意味着什么?

  昨天,记者分别请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李兰娟院士和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所所长张严峻博士进行解读。

   毒株是从确诊患者的痰液中分离出的

  记者:病毒毒株分离的研究过程是什么?难度在哪里?

  张严峻博士:我们首先取得病人痰液标本,处理以后把它接种到细胞里,到了第3天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病毒已经在细胞里有生长,而且长得比较快,通过鉴定以后我们就获得了病毒的分离株。

  研究的困难在于这个病毒是新的,没有任何的经验,并不知道它在哪些细胞里可以生长,但由于我们检测团队有SARS病毒分离的经验,对这次工作很有帮助。另一个难度在于,这个病毒是高致病性的病毒,所以它需要在高等级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即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才能做,这个实验室在浙江省目前只有两家,我们是其中一家;此外,要开展新发、高致病性的微生物病毒研究,国家要求必须获得相应的资质,我们是在1月22日获得了首批分离病毒培养资质,并立刻开展研究,于1月24日成功分离。

  记者:痰液标本来自哪里?

  张严峻博士:来自两个确诊病例的痰液。我们中心的实验室是全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实验室,所有我们省的病例都要到这个实验室做相应的检测实验,做确诊。

   有了毒株就可以研制对付新冠病毒的疫苗和药物了

  记者:毒株的滴度比较高,滴度是个什么概念?

  张严峻博士:这是一个科学术语,通俗来说就是说病毒量的多少;滴度高,说明病毒在细胞里生长的量大,样本多,对后续研究更有帮助。

  记者:分离到病毒毒株对后续疫情防控有什么意义?

  张严峻博士:分离得到病毒毒株对疫情的预防、控制以及病人的治疗都有重大意义。

  第一,有了病毒毒株以后,首先可以研制疫苗,如果疫苗研制成功,相当于彻底降服了这个恶魔;第二是可以做一些药物的研发,对病人进行治疗,因为作为新的病毒,该病现在并没有特效药;而针对目前短期意义来说,有了病毒毒株之后,我们可以研发一些快速诊断的试剂,现在的诊断检测需要3小时左右,研发成功快速诊断试剂后,就可以在15分钟到半个小时内出结果,这样的话对医院的临床诊断和治疗都有极大的帮助,对疫情的控制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记者:病毒毒株分离出之后,你们正在做什么?

  张严峻博士:我们正在做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把病毒本质面目搞清楚,为以后的疫苗研制、药物研发,还有诊断试剂的开发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

  我们也已着手开展疫苗的研发工作,对此我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我们国家曾经研制成功过SARS疫苗,这个病毒属于冠状病毒的一种,对疫苗的研发有很多借鉴意义,我相信疫苗肯定可以研制成功。

   疫苗的研制成功,还需要一些时间

  记者:从毒株成功分离到疫苗研制成功,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

  张严峻博士:这个很难预计,因为疫苗从研制到最后能够给 老百姓 接种,是一个非常科学的过程,还要做临床实验,时间会比较长。

  记者:现在从国家到各省的实验室都在做分离病毒的实验,做同一个研究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浙江省疾控在全国是第几个成功分离出毒株的实验室?

  张严峻博士:据现在的公开报道,我们是全国省级疾控中心里第一个成功分离出毒株的;做同一个研究的意义当然是有,因为病毒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人群,或者在不同的时间,都会有变化,样本越全面,为后续疫苗、药物、诊断试剂的研发,都可以提供更好的数据支持。

  记者: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分离出病毒毒株,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率先进入研发疫苗环节?

  张严峻博士:对,有了毒株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做后面的工作。

  此外,尽管目前我们针对新冠病毒肺炎没有特效药,但现有的一些抗病毒药物在临床治疗中也有一定效果,我们可以凭借病毒分离出来的毒株做进一步的实验,尽可能找到比较好的对症药物。

  记者:浙江省疾控的实验室为什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毒株分离,优势在哪里?

  张严峻博士: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这次的工作,1月22日我们在实验室里做分离病毒实验的时候,车俊书记视察了我们中心,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省卫健委也是一路开绿灯支持我们第一时间拿到毒株分离实验资质;省里的科技部门自然基金委应急立项,在项目课题资金上给予大力支持,这些都是外部的环境支持,以及我们中心领导以非常清晰的思路靠前指挥,还有我们整个团队共同努力、齐心协力、不怕辛苦、连续奋战的结果。

  有一点我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实验室团队的很多同志都曾经参与过SARS的研究工作,当年SARS我们也是在全国最早分离到病毒毒株的单位,所以有很好的病毒分离经验,对我们这次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

   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也分离到三株毒株

   来自三组病例,病毒的毒性还不一样

  记者:分离出毒株,对我们的预防和治疗都有很大的帮助对吗?

  李兰娟院士:是的,我们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设立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这里也有P3实验室,我们也已经分离到了冠状病毒的毒株,这是科学研究的第一步,分离到了病毒,我们就可以对病毒的基因结构、特征、是否有变异等进行研究观察,并利用它来制备疫苗。

  我们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也分离到三株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三株都是不同的病人采样以后检测到的冠状病毒,它们的毒性不一样,我们正在对它进行深入的研究。有了病毒毒株,就可以对它的结构、毒性等进行深入研究。

  在SARS的时候,浙江尽管病人不多,只有4个病人,我们也分离到两株SARS冠状病毒,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在2013年H7N9暴发时,我们分离到了H7N9的病毒,而且把人身上分离的病毒和从禽类身上分离的病毒基因进行比较分析,发现同源性高达99.4%,于是锁定了这次疫情是由活禽市场的禽传人,我们向政府提出来必须立即关闭活禽市场、防止疫情大规模流行的建议,政府迅速采纳,关闭了所有的活禽市场,控制了传染源,H7N9的传染病人立即就减少,疫情得到了控制,防止了疫情向全国大规模蔓延。

  记者:浙江已经有治愈的病例出院,达到一个什么标准才可以出院?

  李兰娟院士:这对大家来说是好消息,因为有治愈的病例就意味着我们治疗的方法是有效的,大家也不用过于恐慌。治愈出院的标准,首先要体温正常,肺部的炎症要得到控制,全身症状明显好转,更重要的就是病毒检测要两次阴性,就可以解除隔离出院,跟平常人一样了。

(文章来源:都市快报)

(责任编辑:DF075)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已有 438 人评论, 共 324926 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